为协会副会长点赞!央视40多分钟聚焦苏州这个村!

发布时间:2023-12-22 15:28   浏览数:1052

2月16日,央视《新闻调查》,40多分钟,深度聚焦,素有“华夏第一钢村”美名的张家港市南丰镇永联村,以《永联的村与企》为题,记者以深度调查的形式探究永联村村庄与企业几十年间如何共生共长。

如今的永联村区域面积10.5平方公里,常住人口已超过2.3万人。而就在半个世纪之前,地图上还没有永联村这个名字,这里还只是长江边上的一片滩涂。但就是从这里诞生了一家全国500强的企业——永卓控股有限公司。不仅如此,永联村几乎凭借着自身力量,让一座现代化小镇拔地而起。

在全国近70万个行政村中,论资源、论地理位置,永联村并不突出,究竟是什么成就了永联村的今天?

1978年,永联村还是一个从长江滩涂上填出来的新村,当年村里人均年收入68元,但村集体的负债却高达6万多元。

从1978年到1983年间,永联村的第一任书记吴栋材带领永联村干部群众发展养鱼业,还集合了村里的能工巧匠,办起玉石厂、水泥厂等小型加工厂。经过几年的艰苦奋斗,不仅一举还清负债,村集体还攒下了20多万元。

1985年1月1日,中央一号文件提出鼓励兴办乡镇企业。从此,在中国广袤的农村大地上,乡镇企业如雨后春笋涌现出来。而率先出发,已经攒下第一桶金的永联村则决定把步子迈得更大一点。

当时,刚好有苏州钢铁厂的人来到南丰镇推销一台小型轧钢机。吴栋材听说之后却动了心思。这个大胆的想法再次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对,甚至上级领导也不同意,给出的批示,就8个字:无米之炊,不宜办理

批不到执照就借船出海,资金短缺就寻求合资,没有技术就外出取经,披星戴月,4个月后投资30多万元的永联轧钢厂正式投产,永联村也拉开了第二次经济格局的调整。

此时的中国经济也驶上了发展的快车道,正如吴栋材预期的一样,钢筋等原材料十分紧俏,价格一路上扬,永联村成为了远近闻名的富裕村。

然而,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期更是出现了市场倒挂的现象。钢坯比钢材价格还要高,轧得越多,赔得越多。企业已经来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

吴栋材决定孤注一掷,上马炼钢项目,往产业链的上游寻找突破。

从奠基到出钢,永联人仅仅用了341天,一座现代化钢厂拔地而起。

从轧钢到炼钢,永钢不仅结束了“找米下锅”的历史,还使公司实现了从单一轧钢向粘合型钢铁企业的飞跃。短短一年时间,资产就从16亿元增加到40亿元,永联村的钢厂转危为安。

但与此同时,一场时代的巨变悄然而至。
     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确立,改制成为了乡镇企业生存下去的必然之选。2002年永钢集团也完成了第三次股份制改革。但此时作为村子和企业双重掌门人的吴栋材,却顶着巨大的压力,做出了一个与众不同,更令人不解的决定。

“当时改制的时候,我记得我给村里留了25%,我说,全部改掉了,农民的地也没有了,村里面老百姓怎么过日子,如果说我给了他点钱,这一代人就解决了,第二代第三代人怎么办?”

后来的事实证明,正是保留下来的这25%股份引导着永联的村与企,走出了一条属于永联特色的联合发展之路。

然而,中国钢铁消费下滑明显,预计未来几年中国粗钢消费量将呈现震荡下降趋势。这一次,企业和村庄这对命运共同体要如何共渡难关?这条属于永联的村企联合发展之路又会通向何方?

为了应对行业冲击,永钢集团实施产品普转优优转特的战略。从原来房地产行业的粗钢转向新能源等高端应用领域中的精品钢材,产销占比已超过70%,而企业也在钢铁行业的颓势中逆流而上。

在永联村,从钢厂铺设出来的管道,通向了诸如水产厂、蔬菜大棚、粮食基地等各个场景,实现了降本增效。对于钢厂来说,这不是最经济的方式,但对于推动村里的农业的高质量发展却带来了质的提升。

2013年,股份经济合作社从村民委员会中剥离出来,专门承担发展集体经济的职能作用。如今下属企业近30家,除了传统农业,还包括建筑、苗木、安保、文旅等各个板块,而这些新生代的乡镇企业有的曾得到过钢厂的扶持,有的甚至孵化于钢厂。

一路走来,永联村企间的联系远不止25%股份分红这么简单。

随着集中居住,村民们结束了白天田间地头,晚上扛着锄头上楼的生活,大部分人选择将土地流转出来,这些从土地上解放出来的劳动力要如何安置?农民千百年来形成的“活到老干到老”的生活方式,又是否会被改变呢?

从2009年开始,永联村就建立了劳务合作公司,目前有员工500余人,主要解决低技能劳动力的就业问题。

如果以一名刚满60周岁的老人为例,按照现行分配制度,每月可以获得1650元,每年共计19800元。

此外,每年大部分村民还可以获得两部分收入,分别是由房屋拆迁带来的每年3500元的征地基金,以及由集中生产带来的每年每亩1500元的土地流转金。

而根据统计,村里用于村民分配的收入从原来的1.1亿元提高到了1.7亿元。

“让老百姓享受到现代化的生活环境很好,但同时要转变我们村民的思想观念,当城镇化之后,农民他慢慢地习惯了一种生活,早晨散散步,晚上跳跳舞,永联老百姓的收入达到一定时候,他不需要再去额外弄一份工作,60岁以后再去工作来维持自己的生计,他没有必要了。”永联村党委书记吴惠芳说道。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苏州发布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2021234594号

版权所属:中国社区发展协会